安丘儿女电影_女权天下

2017-10-24 00:53:34     (作)     安丘儿女电影

去年春节期间,焦某在同学聚会上和老同学白某相见,聚会后二人在宾馆开房发生了性关系。此后,两人开始频繁约会。三个月后的一天,焦某回家后被丈夫任某发现衣服上有污物,询问下只得说出实情。任某闻之大发雷霆,之后和焦某商量决定要敲白某笔钱。

几天后,三人相约在石景山信安大厦内见面,任某希望白某用钱补偿,否则就告他强奸。其间,任某用烟头烫伤白某的胳膊,并声称不补偿就去找白某的领导,让他名誉扫地,甚至掏出匕首以自残相威胁。白某无奈写下因强奸焦某愿意补偿40万元的欠条。

事后,白某报警,警方将任某、焦某抓获。

小三致医生离婚又与其分手 用胚胎造子逼其抚养

小三 小三致医生离婚 小三致医生离婚又与其分手 胚胎造子 用胚胎造子逼其抚养

十多年前,香港1名不孕女子与深圳1名生殖技术医生相恋。两人同居关系被医生妻子发现后,医生净身出户,这让不孕女十分不满,两人分道扬镳。七年后,不孕女子通知医生,已替其成功造出一子,需要抚养。

法官:男方不能被迫成为父亲,无需担抚养责任

十多年前,一名香港中年不孕妇女与深圳一生殖技术医生产生恋情,两人用体外受精的方法生下两个女儿。后同居关系被医生妻子发现,医生选择净身出户,这让不 孕女十分不满,两人分道扬镳。谁知,七年后,不孕女通知医生,已替其成功造出一子,需要抚养!医生回应,暗地里给我生娃,我不要.....这事如何了?

近日,广州中院宣判,该医生拥有生育选择权,女方私自动用冷存胚胎,单方找人借腹生子,男方无需负责。

不孕女和深圳医生生两女

1999年9月,阿华(化名)与大卫(化名)相识,阿华是香港某一上市公司的大股东,大卫是国内试管婴儿的“先驱分子”,收入十分可观,两人皆有家室,大卫膝下还有一子。但两人相见倾心,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,并同居生活。

但2001年,阿华最终被确诊为原发性不孕,俩人决定采用体外受精的方法,将阿华的卵子和大卫的精子结合,按医学惯例,约做了18个胚胎成品,在之后两年,生下两女。

男方净身出户还要抚养女儿

不久,大卫妻子发现了丈夫搞外遇,要求法院追究大卫的“重婚罪”。大卫把千万身家都给了妻子,终于和解离婚。但这事让阿华颇为光火,敢情两个女儿不用养?两人关系僵化,阿华到法院要求解除同居关系,孩子归大卫养。

然而,法庭上,大卫不承认俩人存有感情,称是阿华看上了自己的外表,自己大方捐精助其得娃。阿华很愤怒,表示愿意拿房事录像作为证据,还出示了两人共同购 置的房产。法院综合二人情况,认定俩女系两人的非婚子,大卫应负责。因孩子年幼且一直随母生活,最后判处俩孩子由阿华抚养,大卫支付抚养费。

寻人无效造子逼前夫现身

或许因为这些家变情变,大卫被原单位解雇,吊销了执照。大卫决定斩断阿华的“纠缠”,辗转全国各地。此举让阿华更为抓狂,她展开一系列骚扰行动,比如雇人闹事、网上发黑帖。但2003年打完抚养权官司,阿华始终没见上大卫。

直到2010年,阿华终于发现了大卫的信息,给大卫家寄了致歉信,对之前的鲁莽行为作了深深的忏悔。之后,大卫称,阿华电话告知,其已通过代孕方式,为其新添一子小亮(化名)。但大卫拒绝认领,拒绝相见。阿华到天河法院,提出两个诉求:将一女儿及小亮判给大卫抚养。

庭审

互指对方人工造儿

因为两个诉讼请求均被驳回,2012年,阿华上诉到广州中院。法官从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出发,判决俩女儿继续随母生活,而小亮的抚养权,则成为本案难点。

小亮究竟怎么生出来的?为什么分手后还要造个儿子出来呢?阿华对法官解释,小亮是大卫的“赠品”。因为大卫的传统观念必须生儿,对自个心中有愧,便决定用送子的方式“将功补过”,后大卫通过自己的行业条件造出小亮,因此,孩子出生资料都掌握大卫手里,造成自己举证困难。

大卫则坚称两人反目,数年不联系,小亮完全是阿华擅自动用此前剩余胚胎制造出来的。他指出,孩子的出生证上,母亲栏赫然写着阿华,但父亲栏是空白的,可见 是阿华一手主导小亮的出生。他说,阿华曾写信来:“再找孕母生三个儿子”,可见剩余胚胎掌握在阿华手上。但他不愿做亲子鉴定。

争议

“遗传学”父亲需负责任吗?

2012年,广州中院少年庭审判长黄文劲主审此案,认为本案焦点在于大卫是否小亮遗传学上的父亲?大卫是否需要负法律责任?

本站原创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!